抗生素事态严峻 农业限制或停止使用多粘菌素!

报告题目:临床“最后一线”药物多粘菌素耐药机制研究进展报 告 人:田国宝 教授(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主 持 人:熊梦华 教授报告时间:2019年4月4日15:30报告地点:大学城校区B12-402会议室欢迎广大师生踊跃参加必发888 88bifa.com ,!生物医学科学与工程学院2019年3月26日报告摘要:细菌耐药问题一直是困扰医院临床的一大难题,“超级细菌”的不断出现更是引起公众的极大恐慌,成为全球普遍关注的公共安全问题。全球每年死于耐药细菌直接感染的人数超过100万人/年。世界卫生组织预测照此趋势到2050年死亡人数将达1000万人/年,超过癌症死亡人数。WHO并警告:如不采取进一步措施应对细菌耐药问题,无药可用的“后抗生素时代”即将来临。而多粘菌素是临床抗击细菌感染的“最后一线”关键抗菌药物。田教授参与的合作团队首次发现质粒介导的多粘菌素耐药新机制MCR-1,并阐明MCR-1耐药机制,探明MCR-1流行现状和播散机制,报道MCR-1暴发,探明MCR-1临床高定植率,揭示MCR-1临床传播风险因素,研究成果为临床针对MCR-1的防控具有重要意义。报告人简介:田国宝,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教授,硕士、博士生导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一直从事临床细菌耐药与感染研究,先后在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等本领域国际顶尖和主流期刊上发表SCI论文41篇,通讯/第一28篇,参编专著2部,以第一发明人申请专利9项。作为课题负责人主持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优青项目、面上项目,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杰青项目、面上项目,广州市科技计划珠江新星项目等10余项;作为课题核心骨干参与包括国家传染病重大专项、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等基金6项。入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科学基金,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基金,“广东特支计划”百千万工程青年拔尖人才、高等院校“千百十工程”第七批培养对象、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青年教师重点培育等人才项目。中国微生物学会医学微生物学与免疫学专委会第一届青年委员会委员,中国防痨协会青年理事会委员,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临床微生物与感染专科分会委员,美国微生物学会ASM会员。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Antimicrobial Agents and Chemotherapy等本领域专业杂志审稿人,国家和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评审专家。

2015年11月18日,来自于华南农业大学的研究团队在柳叶刀子刊《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上在线发表了一篇关于发现新型耐药基因的文章,再一次给抗生素问题敲响警钟。MCR-1基因,研?a href='

2015年11月18日,来自于华南农业大学的研究团队在柳叶刀子刊《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上在线发表了一篇关于发现新型耐药基因的文章,再一次给抗生素问题敲响警钟。MCR-1基因,研究人员在动物和人身体细菌样本中均发现的一种新抗药性基因。

抗生素是现代医学的奇迹之一。自从人类发明抗生素以来,细菌等微生物与抗生素之间不断博弈。而目前科学家们在担心会不会出现具备全面抵抗抗生素能力的细菌。

附件:

必发888 88bifa.com 1

必发888 88bifa.com 2

2015年11月18日,华南农业大学刘健华教授研究组、中国农业大学沈建忠教授研究组等联合在英国《柳叶刀传染病》杂志(《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上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一个新型耐药基因(MCR-1)可使细菌对多粘菌素(polymyxins)产生耐药性,广泛存在于取自中国南方的猪的肠杆菌科细菌中。该研究成果一经发出,立即引发各方关注。英国伯明翰大学微生物学教授Laura Piddock在针对上述发现置评时说,必须尽快将多粘菌素类抗生素的使用降至最低水平,停止一切不必要情况下的使用。。

20世纪20年代开始,包括青霉素、链霉素在内的多种天然抗生素相继被发现,由此打开了抗生素时代,让人类与致病细菌之间的抗争得以保持优势。但是,随着抗生素的使用,抗药性问题却日益凸显。随机变异的耐药性细菌被筛选并富集,抗生素的滥用等等原因,使得一代代抗生素药物威力减弱、甚至失效。生物医学家们从未间断对更优化抗生素的挖掘,从头孢菌素、碳青霉烯到复合抗生素,人类与细菌的战争围绕“抗药性”问题逐渐转入“持久战”的局面。

20世纪20年代开始,包括青霉素、链霉素在内的多种天然抗生素相继被发现,由此打开了抗生素时代,让人类与致病细菌之间的抗争得以保持优势。但是,随着抗生素的使用,抗药性问题却日益凸显。随机变异的耐药性细菌被筛选并富集,抗生素的滥用等等原因,使得一代代抗生素药物威力减弱、甚至失效。生物医学家们从未间断对更优化抗生素的挖掘,从头孢菌素、碳青霉烯到复合抗生素,人类与细菌的战争围绕“抗药性”问题逐渐转入“持久战”的局面。

MCR-1基因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如此受到关注?

2015年11月18日,来自于华南农业大学的研究团队在柳叶刀子刊《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上在线发表了一篇关于发现新型耐药基因的文章,再一次给抗生素问题敲响警钟。MCR-1基因,研究人员在动物和人身体细菌样本中均发现的一种新抗药性基因。这一抗药性基因特殊在哪里?

2015年11月18日,来自于华南农业大学的研究团队在柳叶刀子刊《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上在线发表了一篇关于发现新型耐药基因的文章,再一次给抗生素问题敲响警钟。MCR-1基因,研究人员在动物和人身体细菌样本中均发现的一种新抗药性基因。这一抗药性基因特殊在哪里?

原来,根据以往的研究发现,细菌对多粘菌素耐药性与染色体突变有关,从未被发现通过水平基因传播。然而,此次发现的MCR-1基因是目前国际上首次发现的由质粒介导的可以在不同细菌间转移的多粘菌素类药物耐药基因。

MCR-1基因:发现于动物和人的细菌样本,能转移至多种常见细菌

MCR-1基因:发现于动物和人的细菌样本,能转移至多种常见细菌

该基因以质粒(质粒是容易被复制并在不同细菌间转移的可移动DNA)为载体存在于细菌中,能够以水平基因转移方式在不同菌株间进行遗传物质的交换。也就是说,MCR-1基因这种转移模式打破亲缘关系的界限,能够在不同细菌之间传播,且速度快。

研究人员以上海农贸市场猪身上采集的大肠杆菌为研究样本,第一次发现特殊MCR-1基因的存在。而且,携带有该基因的细菌对多粘菌素表现出抗性,这种抗性还能够快速转移至其他不同菌种。

研究人员以上海农贸市场猪身上采集的大肠杆菌为研究样本,第一次发现特殊MCR-1基因的存在。而且,携带有该基因的细菌对多粘菌素表现出抗性,这种抗性还能够快速转移至其他不同菌种。

多粘菌素是人类使用抗生素的最后一道防线,MCR-1基因的出现,有可能会加快耐药菌传播,威胁多粘菌素的有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