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反腐:削弱地方局领导航线时刻审批权力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民航首次推出航班时刻管理系统,防止航线寻租腐败、提高航班正点率。3月22日17点,经济之声聚焦:航班时刻为什么这么宝贵?透明化和公开化能否遏制航线寻租腐败现象?中国要不要、能不能借鉴国外做法,公开拍卖航班时刻?

www.88必发.com ,中国民用航空华北地区管理局日发布消息称,经过两个多月试运行,民航华北地区航班时刻管理系统正式投入运行,这在全国尚属首次,有望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该系统可避免航班时刻申请过程中的暗箱操作,以及监督查处航班时刻运行违规行为,从而提高航班正点率。

民航华北局原局长黄登科因在航线和航线时刻审批权上的腐败落马后,民航华北局正在加快航线和航线时刻审批改革。7月19日,民航华北局有关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以后将对涉及航权航班和时刻管理的重大事项实行集体审议,彻底打破过去存在的个别地区管理局领导对个别航班的审批权,以减少寻租和腐败的空间。  航空公司有关人士认为,要彻底解决航线和航线时刻审批上的腐败需要市场化,航线时刻审批也应如开发商拿地一样实行 “招拍挂”,并建立完善的相关配套制度。  削弱地方局领导审批权力  目前,民航华北局已启动在华北局的反腐倡廉建设试点工作,该局已组建了航班时刻管理办公室,建立了议事规则,还调整充实了航空运输委员会。  “个别航班上地方局的领导是有审批权的,主要是一些特殊航班时刻和不定期航班时刻,包括一些包机业务,现在要削弱地方局分管领导审批的空间。”民航华北局党办主任孙德富说道。  华北局现负责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在内的多个机场及区内航线时刻审批。奥凯航空一位高层表示,眼下华北局出台的措施让航线审批更透明、公开,控制个别领导的权,不要出现权钱交易。  孙德富透露,以后该区域所有的航班时刻都要由该局航空运输委员会审批。该委员会由民航华北局现任局长刘雪松、副局长王瑞萍、王赤民及纪检监察处、运输管理处、时刻管理办公室、空管处等相关处室有关人员组成。  6月份,民航局确定的反腐倡廉首批试点是华北局和中南局下的广东监管局,目前这两个地方局都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小组。  据悉,广东监管局正在探索一个领导不再插手的机制,以后的财务、人事、包括航线在内的各项审批、重大采购都由专门的部门操作,部门内集体决策,正副职领导只做监管,不直接操作,不指示具体事务。  “华北局的改革是否会在民航系统内推广最终还是要看民航局的意思。”孙德富说道。  民营公司获北京航线依旧不易  7月15日,华北局出台《航班时刻管理实施细则》,希望建立航班时刻公平、公正、公开的管理程序和有效使用机制,提高航班时刻资源利用效率。  据孙德富介绍,细则航线时刻分配确定了公开公正公平和诚信优先原则。不过,在同一条航线航班时刻的协调将遵循大机型、直飞和基地航空公司优先原则,国际航班时刻协调按照新开航国家、新开航首都、新开航城市、新开航公司、新增航班的优先顺序进行,货运航班时刻遵循非协调时刻飞行,协调机场非协调时段和非协调机场的航班时刻不需协调,按照先申请先批准原则获得。  “上述优先原则还是对飞北京航线的控制,控制小飞机、小公司进入北京,”奥凯航空一位高层说道。  对此,孙德富称,北京航班时刻已经排得很满了,新进入的公司只能选择适合自己的,主要是非高峰时段,一般在晚上,但是晚上没有白天挣钱多,这也是实际情况。”  为此,华北局未来将加大监督力度,对航空公司获得北京首都机场的航班时刻后,在运行中连续一周未使用的,将立即取消其使用权,时刻收回时刻池,并在航班时刻监控报告中记录。  “航线时刻也应该招拍挂”  海航北京运营中心一位高层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要想航线和航班时刻审批权没有腐败和权钱交易,审批就要完全市场化,民航当局完全放弃审批权,如同现在开发商拿地一样,要“招拍挂”,并制定完善的相应配套制度,建立航线和航班时刻可在各航空公司之间能够买卖交易的机构和平台。  “行政审批分配就是腐败的土壤。”海航北京运营中心一位高层说道,“我国正在大力发展市场经济,航线航班也应完全市场化。”  此外,所获时刻一周未运行将被取消的规则,无疑为航空公司加了一道 “紧箍咒”。“华北局实施细则的规定更为严厉,之前的航班时刻分配方案,是根据国家民航局2007年发布的《民航航班时刻管理暂行办法》进行的。那份办法中,航空公司连续四周未使用所取得时刻的,才会被收回。”有航空公司人士告诉记者。“但具体效果还是要看实际执行情况。以前虚占时刻的现象非常严重。在每年两次的航班时刻协调会上,有航空公司会在一条热门航线上申请并拿到多个航班,但实际上受到运力等因素的限制,它每天根本飞不了这么多班,而有的想飞的航空公司却拿不到时刻,矛盾很大。”  民航华北局人士19日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有关严格高峰时段容量限制、合理确定本地区各机场航季航班时刻分配给航空公司的比例、进一步明确审批权限等措施,已取得很好的效果。

记者从多位民航业资深人士处证实,首都机场股份总经理史博利于9月14日被纪检部门带走协助调查。

根据中国民用航空华北地区管理局发布的最新消息,经过两个多月试运行,民航华北地区航班时刻管理系统正式投入运行,这在全国属于首次,并有望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这个系统可避免航班时刻申请过程中的暗箱操作,以及监督查处航班时刻运行违规行为,从而提高航班正点率。民航华北地区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说,“航班时刻是非常紧缺的资源。”通常在国外往往采取公开拍卖的形式,但目前国内仍采取分配制度,为了在分配过程中达到公平公正,避免因为争夺时刻资源而产生的受贿腐败行为,民航华北局在全国率先建立航班时刻管理系统,实现了航班时刻网上申请、审批,实时公布时刻流量等。这样一个系统能否遏制航线分配腐败,对提高航班正点率又会有多大帮助呢?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航空运输服务研究所邹建军所长带来评论。

避免再现航线寻租腐败

民航反腐风暴正在掀起新一轮高潮。此前,2015年8月,民航局运输司国内运输处处长苏红被带走协助调查。多名内部人士对记者分析,此次史博利被带走或与苏红有关,其赴任首都机场前曾经是苏红的上司。另外,他亦是2010年开始的那一场民航反腐风暴中因受贿被捕的首都机场原董事长张志忠老下级。张志忠落马正是因为在航线时刻审批中存在腐败行为。

民航业内人士说航班时刻是非常紧缺的资源,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目前航班时刻是怎么划分的?

“航班时刻是非常紧缺的资源。”民航华北地区管理局负责人康文生表示,通常在国外往往采取公开拍卖的形式,但目前国内仍采取分配制度,为了在分配过程中达到公平公正,避免因争夺时刻资源而产生的受贿腐败行为,民航华北地区管理局在全国率先建立航班时刻管理系统,实现了航班时刻网上申请、审批,实时公布时刻流量等。

2010年民航系统的反腐风暴就曾暴露出诸多问题,从民航局到航空公司、机场、空管系统等环节是较为封闭的体系,容易引发窝案。民航局握有稀缺的航班时刻资源审批权力,容易出现权力寻租。

邹建军:航班时刻之所以宝贵是因为所有的机场容量是非常有限的,比如说机场一个小时假定说58个航班,相当于58个时刻,你想想这么大一个市场需求,然后大家争着去抢着58个时刻,这种资源本身的稀缺性导致他确确实实让大家感觉他很有价值。从目前我们国内的航班时刻的分配来讲主要还是采取了把它当作公共资源,也就是公共物品来进行这样分配,这个分配基本上还是在空管部门采取一个主副原则和有效使用原则。其实这个主副原则相对说,按照既有的现有使用者优先获取,是这样一个概念。

2010年,民航界多位航空高管因航线寻租腐败事件接受调查,曾引起社会普遍关注。

记者获悉,目前中央巡视组已经离开民航局,但反馈工作还没有结束。随着对苏红、史博利等人的深入调查,或将有更多腐败浮出水面。

我们知道国外是采取公开拍卖的形式,我们能不能借鉴一下呢?

监督航企擅改航班时刻

民航反腐

邹建军:这个说法我个人认为有不妥的地方,国外并不是完全采取拍卖的形式,在一定意义上也是先有点类似咱们分配方法,但是他的分配之后允许二次分配,也就是说在你之后的这样,你拿了时刻之后你是可以进行交易的,并不是说直接在首次分配上就采取拍卖和交易的方法。只有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才可能采取这种,并不是对所有的都实施这种,所以这样来看我们国内的你不可能大面积的把所有的航班时刻都拿出来进行这样的一个所谓拍卖交易。

据介绍,该系统可实时查询华北地区各机场任意时间段小时、分钟流量。

此前,民航系统已有多名管理人员被带走调查。今年7月2日,中央第十二巡视组进驻中国民用航空局,进行为期2个月的专项巡视。之后,民航系统已经有空管局局长助理刘德华、民航局国内运输处处长苏红先后被带走调查。

我们知道从最早批条子倒卖火车皮到现在航线寻租腐败,可以看出不透明的暗箱操作是他们当中的共同点,民航华北局在全国率先建立航班时刻管理系统,实现了航线网上申请和审批,那么这些措施能够实现足够的透明化或者是公开化吗?

另外,该系统还可随时监控擅自更改航班计划时刻、连续一周未执行时刻、连续四周未执行时刻、连续四周执行率低于50%和航季执行率低于80%的时刻等违规信息。

公开资料显示,史博利于2014年4月加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2014年6月30日起委任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回顾其此前的履历,曾任职于中国民航局运输服务司、计划司、民航局企业管理局、民航体改法规企管司。2009年9月至2012年5月,曾担任中国民航运输司副司长、司长。

上一篇:厦门有望建欧洲签证代办处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