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阅读促进儿童早期语言和阅读发展

研究中最富有的18%家庭也经历了不安全感,强调粮食不安全并非完全是贫困问题。各个年龄段的粮食不安全状况阻碍了学习。数据显示青少年早期的词汇量,阅读量,数学,当地语言(泰卢固语)和英语成绩较低。

158bifa.com ,社经地位对人体功能,包括身心健康,有一定的影响。社经地位低下,会导致教育成就较低,财政状况与健康状况不佳,而最终还会影响到我们的社会运转。在全球各地,资源分配和生活质量的不平等趋势正在增加。

作者简介

研究人员以229名德国儿童为对象,在他们3岁到5岁期间,每年测试读写和数学能力,然后在12岁或13岁时再次测试。同时研究人员调查了这些儿童的家庭学习环境,比如家庭拥有的书籍数量和父母给孩子读书的量,以及语言和数学类互动的质量等。研究背景因素还包括孩子的性别、父母的文化程度和社会经济地位等。

这项研究青少年学习中的不平等:家庭粮食不安全的时机和持续性是否重要?由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Elisabetta Aurino博士,兰卡斯特大学的研究员Jasmine Fledderjohann博士和果阿的BITS Pilani的Sukumar Vellakkal博士撰写。

与儿童学业成就相关的还有教师的教学经验及质量。而教师的质量却又与学校学生家庭的社经地位有正关联。

课题:158bifa.com 1

最终研究结果发现,良好的家庭学习环境能够提升孩子中学时期的学习成绩,同时文化类和数学类互动有相互促进的效果。文化类互动不仅能促进还自己的语言和阅读理解能力发展,还能提升他们的数学技能。而数学类互动也能够增强孩子的语言能力。

受试者的这些差异表明,粮食不安全的影响在整个童年时期并不普遍。对于阅读和词汇等科目,早期建立基础技能非常重要。早年的粮食不安全可能会破坏这些基线技能的建立。对于数学这样的科目,在一个层次的学习直接建立在以前水平的学习上,任何时候的粮食不安全都可能破坏当前和未来的学习。

社经地位较低的人在职业抱负方面的职业自我效能感较低。

此外,父母受教育水平较低家庭的较差亲子阅读状况,也可能是由于受教育水平较低的家长与受教育水平较高的家长对亲子阅读的重要性、目标和结构存在不同信念。相对于受教育水平较高的父母,受教育水平较低的父母可能对日常的亲子阅读与儿童语言和阅读发展之间的关系没有明确的认识。相关研究发现,即使是在同一社会文化背景下,父母在他们对儿童语言和阅读能力发展方面作用的信念仍存在很大的变异。受教育水平较低的父母认为亲子阅读对儿童阅读能力发展的作用并不重要,父母的这种信念会影响其参与亲子阅读活动的频率和质量、儿童对阅读的兴趣和态度以及儿童自身对阅读的参与度,从而最终影响儿童语言和阅读能力的发展。

158bifa.com 2

涉及近2,000人的数据来自印度的Young Lives Study。该研究小组希望他们的研究结果能够为针对粮食不安全风险较高儿童的教育计划提供信息

2014年,美国低收入家庭的青少年高中辍学率高于高收入家庭2.8%。

本文系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资助项目“词汇在小学儿童汉语阅读中的作用”(2017M613298XB)阶段性成果

论文中指出,学龄前儿童的父母若能经常陪孩子读书或是讨论书籍,就能夠刺激孩子的语言和数学等能力发展,让孩子在中学期间获得更好的阅读能力和数学成绩。

根据他们对5岁儿童的调查结果,他们建议:加强以粮食换教育的学前教育计划,例如在脆弱地区提供早餐或带回家的口粮;改善通过公共分配系统为学龄前儿童家庭提供的食物的营养成分;加强早年教育的整体素质,确保有力的先发制人。

对家庭经济压力的感知及个人财务的限制,与学生的负面情绪有关,并且会影响到其学业成果。

家庭投资模型认为,社会经济地位高的父母会为孩子提供更多的物质投资(如为子女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和情感投资(包括与孩子有更多的沟通和交流、享受教育孩子的乐趣、监督孩子的学习、鼓励孩子参与实践等),从而对孩子的成绩产生积极的影响。研究表明,高学历父母在家庭阅读上往往能够给儿童提供更丰富的图书资料,采取鼓励阅读的方式,有利于儿童语言和阅读能力的发展。相关研究也证实,父母藏书量和儿童自己的藏书量都与儿童的阅读能力显著相关,而且父母藏书量和儿童自己的藏书量也与儿童更加积极的阅读兴趣相关。刘玉娟于2012年发现,家庭经济地位高的小学生阅读动机显著高于家庭经济地位一般或较低的小学生,并且阅读动机高的小学生阅读自主性更高、阅读成绩更好。

一项新研究表明,在孩子幼年时营造良好的家庭学习环境,会对孩子中学时期的成绩产生积极影响。

他们编写了一份关于Site4Society的特别政策简报,重点关注研究结果与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相关性,敦促政策制定者采取一系列快速解决方案。

研究表明,在由教育导致的社经地位差异上,学校环境的作用要大于家庭特征。,研究人员认为课堂环境在结果中起着重要作用。

在学校正式的阅读教学训练之外,亲子阅读给儿童口头语言和书面阅读学习提供了一个独特的非正式语言和阅读环境支持。1.通过亲子阅读,儿童可以获得大量在他们或她们日常生活环境中很难接触到的新概念和词汇知识。2.在亲子阅读过程中,亲子交谈和讨论,能够给儿童提供更多的获取和练习相关口语词汇的机会。3.亲子阅读中对更多书籍的接触和了解,可以激发儿童对阅读的兴趣以及自己独立阅读的动机。4.亲子阅读的乐趣还会激发家长更多地参与亲子阅读,培养儿童和家长良好的阅读习惯。5.亲子阅读可以帮助家长更好地了解儿童的发展,从而使用更加有效的策略帮助儿童思考和学习。总之,亲子阅读给儿童早期语言和阅读的发展、阅读兴趣和动机的培养以及良好阅读习惯的形成提供了一个极佳的社会背景。

这项研究由班贝格大学的西蒙·莱尔博士发表在《学校效能与学校改善》杂志上,同时也是第一个详细阐述幼儿家庭学习对儿童发展到青春期早期的重要性研究之一。

兰开斯特大学社会学系的Jasmine Fledderjohann博士说:我们的研究结果非常突出,即使很早的粮食不安全经历也会对整个生命过程中的结果产生持久的影响。

社经地位较低的家庭的小孩,获得大学相关信息资源的可能较低。此外,其所面临的财政压力及债务风险也更高。

虽然亲子阅读对于儿童语言和阅读的发展至关重要,但对于很多家庭,特别是父母亲受教育水平较低的家庭而言,亲子阅读状况仍不容乐观。在过去几十年,关于家庭背景与儿童发展的大量研究都已证实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尤其是父母受教育水平与儿童语言和阅读能力发展之间存在紧密联系。相对于父母受教育水平较高的儿童,父母受教育水平较低的儿童在各项语言和阅读技能的表现上都要更差。这种阅读技能或能力发展的家庭背景差异不仅存在于美国等西方社会,在我国内地和香港地区也同样存在,而导致儿童在语言和阅读上出现这种家庭背景分化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亲子阅读状况。来自父母受教育水平较高家庭的儿童和来自父母受教育水平较低家庭的儿童,尤其是在非正式的语言或识字经验上存在很大的差异。已有的研究发现,受教育水平较低的父母在对他们孩子语言经验输入的质和量上都可能要少于受教育水平较高的父母,而且他们更少参与同儿童语言和阅读发展相关的活动。这使得这些家庭的儿童很难在日常的家庭语言交流环境和学校教学之外接触到其他新鲜的事物和词汇,从而限制他们语言和阅读能力的发展。

5岁时遭受粮食不安全或长期粮食不安全的儿童在所有结果中得分最低。早期和慢性食物不安全是12年来认知技能受损最一致的预测因素,特别是阅读和词汇发展。儿童中期和青春期早期的食物不安全与数学和英语能力受损有关。

社经地位与家庭因素:

当今社会,阅读已成为人们的必备技能。调查显示,约10%—15%的学龄儿童存在阅读障碍,这一问题存在于包括汉语在内的各种不同语言的学习中。阅读障碍的影响具有持续性,约65%—70%的阅读障碍儿童在整个学龄期甚至更长时间受其困扰,且阅读障碍可能会导致严重的社会和心理问题。相关的长期追踪研究显示,阅读障碍儿童在青少年期存在更多问题甚至犯罪行为,而且后期很少有人完成高等教育。

这是第一篇关于印度童年三个阶段 - 早,中,青春期的青少年学习差异和家庭食物不安全感的论文。

社经地位及职场发展

家庭语言和识字环境,是描述与儿童语言和识字相关的家庭资源、活动以及态度等因素的综合概念。基于主动模型,相对于被动的观察,儿童与各种家庭资源的交互能够更好预测儿童语言和阅读能力的发展。基于家庭的日常语言或识字经验,为儿童早期与各种阅读或书写材料之间的交互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社会背景,并为儿童随后阅读能力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基础。在这一过程中,亲子阅读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研究发现,亲子阅读不仅可以预测儿童的口语表达能力,还可以预测儿童在校的识字和阅读理解能力。例如,巴斯(Adriana G. Bus)等研究者于1995年对34项研究的元分析显示,亲子阅读和儿童语言能力之间存在着中等效应量的关系,即亲子阅读的频率越高、质量越好,儿童语言和阅读能力的发展也就越好。

研究小组通过检查测试分数来调查12年来学习成绩的不平等。然后,他们研究了5岁,8岁和12岁的家庭粮食不安全状况是否与12岁时的考试成绩较低有关。

社会阶层已被证明对职业抱负、发展轨迹、及个人成就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作者单位:西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