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成果转化仍有“藩篱”待拆除
科技成果转化仍有“藩篱”待拆除
——代表委员谈“好政策落地难”系列报道之一

日前,科技部等6部门印发《关于扩大高校和科研院所科研相关自主权的若干意见》,明确要改革科技成果管理制度。具体来说,将修订完善国有资产评估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规,取消职务科技成果资产评估、备案管理程序等。

bf598 1

“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工作‘三部曲’从制度上为激发科技成果转化活力提供有力保障,我们也明显感觉到科技成果转化更顺畅了。”8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易建强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bf598 ,职务科技成果谁来定价

记者 杜涛近日,财政部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大授权力度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通知》。

不久前发布的《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里的一组数字更能全面说明成绩——去年全年技术合同成交金额13424亿元,比上年增长17.7%。

根据3月底财政部修改后的《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暂行办法》,职务科技成果在转让和作价入股时不再强制要求第三方评估,将决定是否需要评估的权利下放给高校和科研院所。

《通知》主要有两个方面内容,一是加大授权力度,二是整合现行规定。《通知》将原由财政部管理的上述事项,授权中央级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的主管部门办理。《通知》整合了科技成果转化涉及的国有资产使用、处置、评估、收益等管理规定。在资产使用和处置方面,中央级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自主决定科技成果转让、许可或者作价投资,不需报主管部门和财政部审批或备案;在资产评估方面,科技成果转让、许可或者作价投资,由单位自主决定是否进行资产评估;在收益管理方面,科技成果转化获得的收入全部留归单位,纳入单位预算,不上缴国库。

“但同时,在具体转化过程中、特别是在技术转让和技术作价入股过程中,依然存在一些制约转化的问题。”易建强说。

西安中科光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高级国资经理张妍表示,国家设立的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将其持有的科技成果转让、许可或者作价投资给国有全资企业的,明确可以不进行资产评估;转让、许可或者作价投资给非国有全资企业的,由单位自主决定是否进行资产评估。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财政与国家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赵福昌告诉记者,《通知》主要是着眼于放管服,符合科研放权的方向,预算批了,执行自己负责,结果也要自己负责,方向是一致的,这其实一个部门间治理关系的完善和提升。财政和业务部门之间的关系的提升。高校的国有股权转化,需要财政部审批,这次放宽,主要还是调动积极性,促进成果转化。赵福昌对表示。

不少单位仍需评估备案

张妍最近调研发现,取消职务科技成果资产评估、备案管理程序,确实让高校和科研院所有了更多科研自主权,但由于放权后增加了追责条款,部分单位反而更谨慎。

主要内容

易建强说,现行事业单位国有资产评估管理规定严重影响到科技成果转化进程。“现在科技成果转化必须由第三方评估机构来对成果进行评估。”他认为,这不仅耗时耗力且起不到保护国有资产的作用。

有些高校作价时依然要求资产评估,包括许可、转让时通过评估作为定价的依据。张妍告诉科技日报记者,除了因为实操层面,在作价入股成立公司的注册环节,某些地区工商部门对非货币财产出资依然要求提供资产评估报告。

《通知》提出,中央级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对持有的科技成果,可以自主决定转让、许可或者作价投资,除涉及国家秘密、国家安全及关键核心技术外,不需报主管部门和财政部审批或者备案。涉及国家秘密、国家安全及关键核心技术的科技成果转让、许可或者作价投资,授权中央级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的主管部门按照国家有关保密制度的规定进行审批,并于批复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将批复文件报财政部备案。《通知》要求,授权中央级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的主管部门办理科技成果作价投资形成国有股权的转让、无偿划转或者对外投资等管理事项,不需报财政部审批或者备案。纳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集中统一监管的,公司要按照科技成果转化授权要求,简化科技成果作价投资形成的国有股权管理决策程序,积极支持科技成果转化和科技创新。授权中央级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的主管部门办理科技成果作价投资成立企业的国有资产产权登记事项,不需报财政部办理登记。

“我的一项成果走评估备案的程序花了半年多时间,除了要向评估方支付不菲的费用外,还需提供各种评估材料。”易建强说,第三方评估给科技人员增添了巨大负担,且严重打击了科技人员转化科技成果的积极性。

更重要的原因是,《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暂行办法》中新增一项追责条款,即:通过串通作弊,暗箱操作等低价处置国有资产的事业单位及其工作人员,可依据《财政违法行为处罚处分条例》的规定进行处罚、处理、处分。

赵福昌告诉记者,职务创新开始是没有个人的成果体现,后来有了个人与单位的比例,逐渐的是在调动科研人员的积极性。不需要财政部审批,不再进入国库,纳入单位部门预算管理,主要是提高效率,简化程序,促进成果转化。转化的收益高了,才有动力去创新。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所长沈仁芳也有同样感受:“评估机构从业人员是财务人员,基本上是成果持有者说多少钱就是多少,他们把评估费用赚了就行。”

与此同时,决策者在转让、许可、作价时,科技成果价值几何心里也没底。业界希望能专门为科技成果类的无形资产出台专门的国有资产管理办法,而不是把科技成果类的无形资产当作有形的国有资产来管理。张妍直言,科技成果作价入股后,对高校和科研院所资产经营管理部门来说面临增值保值的任务,然而,无形资产作为一种特殊的国有资产,评估定价难,影响资产增值保值的非管理因素较多,按有形资产管理模式来管理科技成果类无形资产并不科学。

中科院自动化所研究员易建强就表示,希望能够落地、落实得好,一个是研发经费更好用,成果转化中更顺畅。